回港上市的腾讯音乐,还会有巅峰期吗?
DoNews 2022-09-23 10:01:08 关注

中概股风向变了以后,腾讯音乐也随大流。

9月21日上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在香港联合港交所(SEHK)主板成功上市,股票代码1698。

截至港股上市当天收盘,腾讯音乐的股价为18.220港元/股,成交量达到39.68万股,总市值为625.34亿港元。

中概股回归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2022年以来,知乎、贝壳、涂鸦、名创优品就相继在香港双重主要上市。今年7月26日,阿里巴巴也发布寻求在港完成自二次上市转换为主要上市的公告,公告称,董事会已授权管理层向香港联交所提交申请,拟将香港新增为主要上市地,在完成审核程序后,阿里巴巴将在港交所及纽交所两地双重主要上市。

对企业来说,是选择介绍上市,还是双重主要上市,主要还是要根据自身经营状况来决定。腾讯音乐在资金储备及现金流等方面近年来一直处于稳定,此次通过介绍上市登陆港股,不是为了多个方式赚钱,而是为了在风云变幻的市场环境下找条后路。在此次回港上市的文件中,腾讯音乐明确表达了担忧:“倘若《加速外国公司问责法案》通过,我们的美国存托股份可能于2023年从交易所退市并被禁止在美国进行场外交易。”

实际上腾讯音乐早在2021年财报(3月21日发布)中就宣布“正寻求以介绍上市的方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01.
失去独家版权之后

从财务表现来看,腾讯音乐的收入由2019年的人民币(下同)254亿元增至2020年的292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21 年的312亿元。2019年、 2020年、2021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0亿元、42亿元及32亿元。

不过自2021年第二季度开始,腾讯音乐的营收连续四个季度下跌,从下面两张图可以看到,之前几个季度,腾讯音乐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环比变化均为负值。好在据其8月16日发布的最新财报数据显示,腾讯音乐第二季度总营收为69.1亿元,环比变化转负为正,净利润也回升至本季度的8.92亿人民币,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Non-IFRS)公司净利润为人民币10.7亿元,环比上升13.4%。截至2022年6月30日,腾讯音乐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短期投资258亿元,整体资金较为充裕。

腾讯音乐业务分为两大块:一是在线业务,主要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二是社交娱乐服务,主要通过全民K歌提供在线K歌服务,此外,也通过以上几个APP中的“直播”标签以酷狗直播、酷我直播提供以音乐为核心的直播服务,搭建表演者和用户的在线互动平台。

图片来源:腾讯音乐财报

2019-2021年间,在线音乐服务所得收入基本上稳步增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也从2019年的3370万人增长超过一倍至2021年的6860万人,然而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却从2021年一季度的27.49亿元同比减少4.8%至2022同期的26.16亿元,第二季度由2021年的29.5亿元同比减少至今年的28.78亿元。

财报中给出的解释为:“该下降主要是由于广告收入减少,且小部分是由于若干音乐版权方重新签订协议,导致转授权收入减少。广告收入减少主要是由于对广告形式的监管限制以及疫情在中国若干城市卷土重来导致的市场及经济状况疲软。”

2021年下半年以来,工信部展开了一系列监管活动,对开屏广告施加若干限制,以提升在线平台的用户体验,其中就包括限制使用引导用户流量的开屏广告,对APP开屏弹窗信息“关不掉”、“乱跳转”问题进行了专项整治,一定程度上对于腾讯音乐的广告位和单价造成约束。

最常见的开屏广告就是,在APP上有类似“摇一摇”的功能,这个功能在走路、坐车或持手机有摆动时容易触发,从而迫使用户从APP跳转到广告页面或直接进入另一个APP内,触发性跟手机灵敏度有关。

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和关键性资源,而腾讯音乐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拥有着最多的独家版权。版权集聚作为数字经济的产物,对于公司在同行业中的竞争力影响极大,基本可以理解为,经营者拥有越多的版权资源,或对特定版权及其增值服务的渠道越多,就会在版权流通、传播过程中获得更多的盈利。

2016年7月,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获得其61.64%股权,以及对中国音乐集团的单独控制权。12月,整合后的中国音乐集团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次年12月,交易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手续。

实际上,在当时主要为QQ音乐的腾讯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前,两者就是在线音乐市场份额的前两名。最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认定此次合并“可能使其有能力促使上游版权方对其进行独家版权授权,或者向其提供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也可能使腾讯有能力通过支付高额预付金等方式提高市场进入壁垒,对相关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八条、《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第五十七条规定,按照发展和规范并重的原则,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腾讯三年内每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报告履行义务情况,市场监管总局将依法严格监督其执行情况,这也被称为“国内反垄断恢复市场竞争第一案”。

社交娱乐及其他服务收入降低的更为明显,2021年及今年第一季度均同比下降,财报中表示:“主要是由于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及疲软的宏观经济环境对用户在我们平台上的消费造成不利影响。”可见,随着以音乐为核心的中国社交娱乐服务市场的快速发展,用户需求也不断变化,腾讯音乐即使作为行业“巨头”,也免不了同行竞争。

一年前的反垄断浪潮让腾讯音乐元气大伤,不得不放弃与多家大公司的独家版权合作,包括环球音乐集团、索尼音乐娱乐和华纳音乐集团等。同时,腾讯音乐还需要将此类版权转售给其余音乐平台,例如网易云音乐等。

过去在版权优势下,腾讯音乐用户活跃度在音乐服务上来源于用户对于歌手的忠诚度,比如说华语乐坛顶流周杰伦。独家版权的时代过去后,对于腾讯音乐而言,本来坚若磐石的这部分活跃度已然被打破。

02.
竞品抄袭,“嘴炮”频频

腾讯解除独家版权后,竞争者相对来说有了触达上游版权资源的机会,长期来看,也有利于将行业内的竞争焦点从资本优势抢夺版权转为提升服务水平和用户体验的轨道上来,从而促进网络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没有独家版权后,腾讯音乐发力线上直播,持续推出线上K歌房、跨平台K歌等,还陆续推出虚拟直播室等元宇宙概念的音乐栏目。不过,腾讯音乐面临的竞争也在逐步加剧,财报中提到:“我们经营所在的行业竞争激烈,倘若我们无法在竞争中成功,则可能会被竞争对手夺走市场份额。”

网易云2015年以来扶持的独立音乐人不断发展,花粥、赵雷等音乐人的爆火也让网易云收益。但2017年,腾讯音乐公布扶持音乐人计划,声称“三年让音乐人收入五亿元”,使网易云受到冲击。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2021年2月,网易云音乐在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网易云音乐:关于给酷狗音乐相关团队申请年终奖励的建议》,文章明褒暗贬,列举了酷狗音乐对于网易云音乐的抄袭行为。文中,称呼酷狗音乐为“山寨办”,并称抄袭行为做“狗化”,共列举腾讯音乐的“十宗罪”,其中包括抄袭好友页面信息展示、头像和耳机的展示形式、加载动画、播放器功能入口位置、设计样式及购买玩法等。

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

“国内在线音乐已艰难至此,就不要把功夫下在邪道上了。”4月27日,网易云音乐在微博发布了这样一段话,并贴出《网易云音乐关于起诉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的声明》,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通过非法盗播偷放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我方产品创新、逃避甚至对抗监管等方式侵犯我方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实际上网易云音乐早期最受欢迎的歌单,大部分也依靠“一键迁移歌单功能”拷贝于虾米和豆瓣。用户数量暴涨的情况下,依靠此功能成为超级产品经理的王诗沐也有顾虑,他在书中写道:“这个办法虽然对用户和网易云都很好,但是会得罪竞争对手,会不会影响品牌形象?”看来音乐行业员工之间也互相“借鉴”。

腾讯音乐对此未公开发表回应,但有媒体曝出,4月27日,腾讯音乐公关负责人陈默在朋友圈表态,不会加入打嘴架的行列,更配合图片表示无视事实来碰瓷将无助于音乐行业的发展。

网传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自阿里巴巴旗下虾米音乐停止运营,在线音乐市场第一梯队只剩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两名玩家,但无论是从版权数量还是用户规模而言,腾讯音乐还是稳居第一的位置,2022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为5.93亿。

但腾讯音乐真正的劲敌,可能并不是网易云音乐这样的“友商”,而是来自快手、抖音、小红书等短频视频平台的竞争。越来越多的用户更偏向把碎片时间花在短视频平台上,2021年,字节跳动就打造了“音乐版抖音”汽水音乐,快手也推出了“音乐版快手”小森唱,之前爆火的《漠河舞厅》虽然是在网易云首发,但也是在抖音上火起来的。

9月2日,李健在微信视频号举办演唱会,9月3日,刘德华在抖音举办演唱会,都吸引了海量的观众围观,在用户以及用户在线时长的争夺上,短视频平台给腾讯音乐带来的压力更大。

根据艾瑞咨询(市场调研机构)报告,按2021年总收入计算,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在线音乐服务市场,腾讯音乐是最早向中国用户推出在线音乐服务的公司之一,且率先引入在线音乐订阅模式,也是中国在线音乐和音频娱乐行业最早提供在线K歌服务的公司之一。

近三年,腾讯音乐付费用户数慢慢升了上来,但每月每名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却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而营收下降更明显的社交娱乐服务业务,虽然每月每名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变化不大,但月活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却是下降明显。第二季度,在线音乐、社交娱乐两大板块的月活用户分别同比下降了4.8%、20.6%,月活跃用户数迎来了第七个季度的连续下跌,也验证了腾讯音乐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如果这样的趋势持续下去,腾讯音乐的回港上市,可能不会是新的巅峰的开始,而是美人迟暮的前奏了。

DoNews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