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它靠单价3毛钱的东西,一年卖出22亿
深氪新消费 2022-09-20 10:33:27 关注

美国著名杂志《科学世界》提到,拉链超越飞机、火箭、电视、冰箱等高科技产品,成为20世纪对人类生活影响最大的发明。

而在以走量闻名的中国制造业中,拉链更是成就了不平凡。

浔兴集团旗下的SBS拉链品牌,靠着3毛钱的低价,不仅年入22亿元,且成为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拉链品牌。

要知道,中国制造业始终大而不强,向来只能薄利多销,以至于全球闻名的品牌微乎其微。那么,中国拉链为什么能够打造出不一样的烟火?

1

浔兴崛起中国拉链产业缩影

全球拉链生产中,中国拉链一定排得上号。

上世纪30年代,拉链生产从日本传到上海。在当时上海侯家路,我国的第一家拉链厂诞生。到1949年,上海差不多有20家中小型拉链企业,它们靠镊子、榔头、台虎钳、冲米机等简陋的工具,进行作坊式手工生产。

直至1958年,上海三星拉链厂从德国引进金属拉链自动排米机。

通过一系列技术升级,该厂将自动排米机的速度从每分钟1440转提高到3000转,相当于手工排米速度的230倍;而拉头生产也由单道工序冲制革新成为12道工序一次成型,提高生产效率50多倍。

当然,这只是初步发展,中国拉链产业真正跑起来,还是在20年后。而这一切和浔兴的创始人施能坑有着莫大的关系。

稍微年长点的朋友可能还记得,以前拉链的质量远远比不上现在,经常差到只能靠蜡烛、柴油等土方法“续命”。这不仅难倒了消费者,也难倒了不少生产服装、箱包的厂商。

彼时,在晋江服装厂打工的施能坑偶然听到做箱包生意的人吐槽“箱包拉链质量太差”,用不了几次拉链就断了。

在当时,国内拉链主要有两种情况:要么进价太贵,成本太高;要么价格低,质量又不好。

但因为拉链是门小生意,利润不高,很少有生意人愿意去钻研,而中国服装、箱包生产对拉链需求量大,导致拉链始终是生产难题。

施能坑捕捉到了商机。

他找朋友东拼西凑了1.6万元,然后做中间商赚差价。施能坑从北京购买拉链,将其重新加工出售。仅一年时间,施能坑靠卖拉链赚了十几万元。

没过多久,施能坑带着30多万元成立了晋江光华五金制品厂(浔兴拉链公司的前身),开始自己生产拉链。

为了快速占领市场,施能坑不惜将拉链价格压低至3毛钱。凭借低价质优,他们带有SBS标志的产品很快就打响了知名度,仅半年时间就占领了晋江市场,并在之后几年迅速占领福建和省外的部分城市。

然而到1991年,SBS拉链就遭遇了盗版危机。

由于知名度过高,不少企业将带有SBS标志的拉头买回去,进行加工后冒充浔兴拉链进行出售。但因为这些拉链质量很差,连带着浔兴拉链备受质疑。

为此,施能坑决心将价值300万元的浔兴拉链收回并燃烧,并于第二年相继成立浔兴股份和SBS品牌。专注质量以及价格提升,直接帮助浔兴打响知名度,促使浔兴当年收入翻了2倍。

2

中国拉链出口难题

在浔兴之后,国内出现了包括伟星在内的大批拉链生产加工企业。1999年,中国拉链产量超过了100亿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拉链生产国。

几年时间,在我国浙江温州的桥头镇、福建晋江以及浙江义乌三个地方,均形成了以拉链生产、销售为主的产业集群基地。

中国拉链产业和多数中国制造业不同的原因在于,前者拥有像浔兴这类具备品牌意识的企业,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品牌影响力,带来品牌溢价。

2006年,浔兴股份于A股上市,成为当时国内拉链行业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市值最高时达到21.62亿元。

然而并非所有拉链企业都像浔兴,事实上,国内仍有多数拉链生产企业缺乏品牌意识,仅专注低端制造,靠低价进行销售甚至是出口。

以义乌为例,作为国内外最大的拉链展示窗口、产业销售中心,2003年,义乌市拉链年产值达 35 亿元,从义乌销往国内外的拉链达75亿米,占全国总销量的45%左右;其中的 53 亿米,也就是全国总销量的 27% 由义乌企业制造,同时产品70%以上出口外销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低价几乎是中国制造业出口的天然优势,但过度依赖低价,也不可避免遭遇反倾销威胁。

以土耳其为例,2004年到至今,土耳其政府三次对中国拉链启动反倾销立案调查:

2004年6月7日,土耳其政府对中国5家拉链企业正式提出反倾销,理由是低价倾销。在2005年3月12日,土耳其对该案作出反倾销肯定性终裁,开始对涉案产品征收3美元/千克的反倾销税。

此后,土耳其又于2010年10月对中国涉案产品作出第一次反倾销日落复审肯定性终裁,维持涉案产品3美元/千克的反倾销税,有效期为5年。

2016年11月2日,土耳其对中国涉案产品作出第二次反倾销日落复审肯定性终裁,第二次将涉案产品反倾销税的有效期延长5年。

2021年10月30日,土耳其对中国拉链启动第三次反倾销日落复审立案调查。

除土耳其外,中国拉链还于2015年遭受阿根廷反倾销,并于2020年先后遭受墨西哥、秘鲁对华拉链的反倾销案调查。

十几年来,反倾销一直是中国拉链出口的难题。

3

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

放眼全球,拉链市场有个现象:日本拉链制造企业YKK承包了全球拉链20%的市场份额,剩下的80%,有一半被中国生产的拉链占据。

同样是出口贸易,前者不仅没遭遇反倾销威胁,还一年营收30多亿美元,远远赶超国内拉链企业。哪怕是中国第一拉链企业浔兴,2021年营收22.62亿元,净利润1.23亿元,落后也不止一星半点。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YKK走了一条有别于中国拉链制造企业的路:高端化。

YKK长期专注于生产高端拉链产品,成为高品质的代名词,其高端产品在YKK拉链业务中占比超过80%。在adidas、nike,甚至是奢侈品品牌的箱包上,不乏能看到YKK拉链的影子。

反观中国拉链制造,尽管像浔兴这样的拉链生产企业很早就拥有了品牌意识,自建品牌推广,但它们多数围绕低价低端拉链市场发力,自然利润微薄。

因此,中国拉链产业要摆脱低价,就要在品牌基础上,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发力中高端拉链生产制造。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开始,YKK开始计划投资2770亿日元,布局入门级拉链市场,并希望中国及亚洲市场的中低端服装、包袋可以成为其销量增长的主要动力。

这意味着身居高端的YKK,很可能利用自己的创新、技术、资金等优势,蚕食中国拉链制造企业的低端市场,中国拉链产业转型刻不容缓。

幸运的是,已经有一批中国拉链企业在向中高端市场发力,不断提高制造技术和产品研发能力,初步具备了与国际拉链巨头竞争的能力。截至2021年,浔兴拉链公司拥有拉链相关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共计700多项;伟星实业公司获得授权的国内外专利800多项。

除此之外,伟星股份还通过信息化与自动化升级提升了与品牌商在新品及材料的协同研发能力,并实现了生产工艺升级提效。

招商证券测算,2026年伟星在国内中高端拉链市占率有望达到18%。加上疫情期间,劳动力成本上升、环保监管严格等因素对辅料供应商的规模、品控、交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头部辅料供应商壁垒抬高,伟星股份有取代行业老大日本YKK的趋势。

4

结语

之所以说中国拉链产业和其它中国制造业不同,其关键在于它在早期拥有后者少有的品牌意识,且少见的出现高端品牌“下移”现象。

对于中国拉链产业来说,这场阵地争夺战会发展如何一切还是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低价绝对不是未来竞争的优势,成本、质量和创新才是未来竞争的主战场。

深氪新消费
0
0
深氪新消费
发表文章33
深氪新消费(原《新商业要参》)成立于2016年,聚焦新经济,关注新消费、新零售等领域的商业进化。 深氪新消费(xinshangye2016)
作者最近文章 阅读更多
热门文章
铲屎官铲出千亿赛道?深度解析宠物食品未来趋势
FDL数食主张 2022-09-27
东南亚电商,巨头间的斗争
刘志远 2022-09-27
20天速成接单:手办课收割“二次元”
锌刻度 2022-09-27
长城汽车,穿越新能源“森林”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2022-09-27
蜜雪冰城的赚钱能力是否还有增长空间?
社区营销研究院 2022-09-27
七百亿药妆巨头难圆医美梦
财经无忌 2022-09-28
字节健康需要新故事
海克财经 2022-09-28
深陷脱发焦虑,品牌围剿“秃秃侠”
锌刻度 2022-09-28
半年合计亏掉近百亿 蔚来、小鹏、理想“赔本赚吆喝”
鳌头财经 2022-09-28
扫地机器人群雄,没有安全感
周天财经 2022-09-28
热门标签 查看更多
最新问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