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车怪事多!特斯拉在美被集体诉讼
智能车参考 汽车 2022-09-05 13:44:11 · 热度999

特斯拉把本该是安全功能的东西,搞成了可怕危险的噩梦!”

车主集体发声,又一次把特斯拉拖进法院打官司。

因为幽灵刹车问题。

设想一下,你在路上吃着火锅唱着歌,车子却突然一个急刹,差点停在高速中央。

但是你面前却一辆车都没有,可能只是飘过一个塑料袋,也可能是侧车道的一辆车投下一片阴影。

而且今年以来几次更新,出现频率不降反升。

特斯拉打官司是常态,但这次有所不同。

面对的不是单一、零散车主,而是有近20年诉讼索赔官司经验的专业律所。

而且被诉罪名:欺诈

特斯拉为什么欺诈?

最早向北加州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的车主,理由是:

特斯拉突然因为根本不存在的障碍物突然刹车,把本该是安全功能的东西,搞成了可怕危险的噩梦。

特斯拉明明知道Autopilot功能有缺陷,但还是不负责任的把它推向市场,并宣传成完全自动驾驶

由此,用户认为特斯拉构成欺诈。

被“欺诈”的车主,认为自动驾驶系统的缺陷,应该包含在特斯拉质保范围内。

尽管幽灵刹车频发,但特斯拉却从未有过任何召回,或向车主提供任何适当的维修和更换。

实际上用户一直在承担着事故风险成本。

所以,诉讼的索赔要求:500万元美元

这笔赔偿对特斯拉来说无关痛痒,但对于用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不可能是单一车主的诉求。

这也反映出本案的不同之处:

集体诉讼

特斯拉吃官司常有,这次有什么不一样?

首先是对手不同,这次诉讼并不是普通律所代表单一或几个车主起诉。

而是由专门打诉讼赔偿官司的律所Bursor & Fisher代理,并且公开号召更多车主加入这场集体诉讼。

这家律所2010年成立,诉讼目标不限某个领域的公司,包括谷歌、高露洁、三星,甚至中国的海尔,都被Bursor & Fisher起诉过。

这种律所的目标,其实并不是把某个具体官司打赢,而是利用各种条件手段或拖延或舆论宣发,让被告公司认为打官司付出的成本实在不划算,从而庭外和解,花钱了事。

第二个不同点,是罪名。

欺诈,在美国诸多法律中都有定义和量刑标准。

最接近本案的适用法律是美国《合同法》(联邦和大部分州通用)中的欺诈罪,其中的关键,是特斯拉到底有没有向用户做出错误陈述:

当事人在正式订约前,经营者为引导订约而作出的不实陈述。

如果法院裁定特斯拉构成欺诈,则之前与用户签订的买卖合同失效,还需要赔偿用户损失。视情节后果确定是否有惩罚性赔偿。

至于赔偿上限,则由诸多复杂因素决定。

与汽车相关最著名的案例,是1999年的通用汽车因油箱设计不合理,车祸后引发爆炸致人死亡的案子。

最终通用被判赔偿49亿美元。

其中1.07亿美元是对死亡的两个妇女四个孩子的补偿性赔偿,其余48亿美元是对因通用汽车公司的“欺骗”与“有意犯罪”而进行的惩罚性赔偿。

特斯拉的幽灵刹车,还没致死案例,但原告攻击的重点,肯定在“有意犯罪”这个点上。

那么这次诉讼有可能成功或逼迫特斯拉庭外和解吗?

当然是可能的。

首先有先例。特斯拉在去年因为给最早一批Model S“限电”而被集体诉讼,最后庭外和解给20多个车主每人赔了625美元。

另外,这次幽灵刹车集体诉讼的背景,对于用户来说,大为有利。

大概从去年11月开始,包括路透、彭博在内的大多数外媒,开始报道特斯拉幽灵刹车的消息。

起因是Electrek的一份针对性报告。

而今年年初,特斯拉幽灵刹车问题在媒体不断发酵和车主不断投诉的情况下,终于引来监管调查。

NHTSA 2月宣布对特斯拉幽灵刹车问题展开调查,范围涉及2014-2022款车型中的83万辆车,目前还没出结果。

但无论如何,在这场博弈中,官方调查始终是一项令特斯拉忌惮的因素。

幽灵刹车,解决不了吗?

前特斯拉AI项目负责人——安德烈·卡帕西,曾在演讲中描述过一个“幽灵刹车”的典型案例:

当车辆即将驶入桥下的时候,毫米波雷达已经检测到了“桥”这个静态物体的存在,但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分辨率,毫米波雷达分不清楚这个物体是桥梁还是汽车。

这个时候就需要视觉感知来告诉系统这个静态的物体到底是什么。

但由于关联了毫米波雷达,摄像头在对前方物体各项参数的测量中都没有发挥足够的精度。如果前方恰好有一辆缓慢减速的汽车(但不足以造成刹车),系统就会将视觉系统报告的“减速车辆”和雷达报告的“静态物体”相关联,从而导致了幽灵刹车。

所以,前期幽灵刹车,特斯拉认为锅在毫米波雷达。

这也是为何去年5月北美市场特斯拉取消了毫米波,转向纯视觉路线。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目前有一种说法是,特斯拉在去年5月份取消了北美市场部分车型上的毫米波雷达,转而真正走向了“纯视觉”路线。

但特斯拉在切换“纯视觉”路线以后,“幽灵刹车”的现象不减反增。

核心原因是“纯视觉”算法根本没有迭代到理想的状态。

事实上,自动驾驶路线的切换,对于上层的软件算法来讲都是一次性推倒重建的过程。

比如当年抛弃了Mobileye以后,特斯拉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也是各大投诉平台上的常客,原因很简单:更新后的Autopilot使用体验极差。

特斯拉只能通过后续不断积累的数据量,通过OTA升级逐渐改善Autopilot的使用体验。

至于什么时候能解决幽灵刹车问题,就连马斯克本人也不能确定。

你在使用特斯拉或其他智能汽车的过程中,遭遇过“幽灵刹车”或“突然加速”的现象吗?

文章推荐
智能车参考
2022-09-09
1656

李彦宏的新车,被我们堵到了

百度和吉利共同出资成立的造车公司集度的首款量产车,在百度路测自动驾驶的北京亦庄,集度ROBO-01的测试伪装车,还被网友拍到了。
汽车
谈擎说AI
2022-09-09
2577

英伟达遭“限芯令”,国内自动驾驶玩家怎样变招?

英伟达遭“限芯令”,国内自动驾驶玩家怎样变招?
汽车
燃次元
2022-09-07
2071

华为“不造车”的造车“套路”

华为的三种造车商业模式均不涉及重资产的汽车生产。在减少资本投入的同时,也能与主机厂共同进步提升产品力。而智能汽车作为华为鸿蒙生态,在移动消费电子日渐疲软的今天,也会成为一个更新颖的增长点。
汽车
ZAKER
2022-09-07
1854

谁会是真正的“特斯拉杀手”,比亚迪还是苹果?

" 特斯拉杀手 ",这一称号对于其他车企来说,可以是一个长期目标,也可以是一个给资本市场讲故事、提高估值的最好素材。
汽车
智能车参考
2022-09-08
2961

脱口秀“车间一枝花”赵晓卉奔赴自动驾驶,“取关雷军”,入职文远知行

文远知行的CEO韩旭,虽然是教授、科学家,但在自动驾驶技术圈内,也以诗人知名。赵晓卉弃了诗人李诞,但最终还是选了另一个诗人老板。
汽车
1
2
鸟哥笔记学院全新上线
智能车参考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