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贷鼻祖罗敏,孤注一掷烧向预制菜
鹿财经 2022-07-26 10:34:54 关注

作者丨张勉

摘要:

1.趣店罗敏凭借校园贷起家,也因为校园贷被叫停而失速坠落,并成为社会公敌、众矢之的,这是他的原罪。

2.校园贷被叫停后,罗敏先后追了5个风口,从大白汽车到K12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友社交平台“相同same”、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再到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但一如当年他创业初期的频频受阻一样,最终,罗敏无一所获。

3.趁着预制菜大热的风口,罗敏高调入场,长达19个小时的直播,用业内人士预计近2亿的营销投入获得2.51亿的gmv。此前罗敏在发布会表示,未来三年要支持20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

4.不过,这种延续罗敏过往高举高打的做法,并没有给人趣店能在预制菜有所作为的预期,反而让人觉得罗敏是在孤注一掷、急功近利,只是拿风口故事收割加盟商。

5.毕竟,你罗敏自己都还没能凭借预制菜挣钱,就说能帮助20万加盟店老板挣钱,谁信呢?

7月18日晚间,刚刚完成预制菜战略发布会的罗敏走进了“东方甄选”直播间,连续为董宇辉送了上“嘉年华”、“火箭”等礼物。

按照抖音平台规则,一个嘉年华价值30000抖币,相当于三千元人民币。

然而,豪气并没有换来客气,十几个小时后,罗敏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于是,他又发布了一则视频,言辞恳切地表示“我在自己下播后来到东方甄选直播间,刷了一些礼物是表示董老师直播很辛苦,我感同身受。想回应的原因,是董老师昨天在直播间的一些言论,可能会让一些朋友因为董老师拉黑我这件事误解我……很遗憾,被董老师拉黑后再也看不到直播。”

7月21日,董宇辉在直播中对此事这样解释:“东方甄选是公司的号,跟我个人无关。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的。”

有趣的是,在这一段直播下方的留言里,好几个人同时刷出了一句“懂得都懂”。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尽管罗敏声势浩大地借着预制菜的风口回归,但更多的人对他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校园贷鼻祖的那个身份里。

1

小镇青年罗敏,靠校园贷起家

罗敏,1983年3月12日 生于江西宜黄。2004年,罗敏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先是在东南亚做了一年的手机销售,然后揣着2000块钱只身前往北京创业。

2007年,罗敏拿到了北京联众总裁鲍岳桥的200万天使投资。他和其他两位合伙人创建了“纪念品”礼品销售网站,不到一年时间,即宣告失败。

2009年,他加盟鲁明和李树斌创立的“好乐买”,担任市场副总裁,两年后,罗敏选择离职再次创业,此后,罗敏先后做过社交网站、外卖平台、团购网站等,但一个都没成。

2014年,罗敏终于时来运转,他创办了针对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趣分期。

起初,他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在北京的各大校园里分发传单,每张传单上面都印刷着粗体大字:“零首付!每月288元!就可以拥有iPhone5s!”

罗敏自豪地向被招募来协助自己推广的同学们介绍:“我们在做的事情叫互联网金融!我们即将改变你身旁很多朋友的生活习惯,如果有人愿意可以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创业!”

3月20日晚上9点,趣分期上线第一天,收到了第一笔订单。用户是一名还在读大四的男生,他在趣分期上提交了购买一款iPad的申请。

紧接着,趣分期在各大校园里呈现出了裂变式的增长,四个月后,借着暑假的机会,罗敏迅速将业务推广到300多个地级市,涵盖了将近3000所高校。

彼时,全中国的在校大学生约有3000万人,如果每个人在校期间都购买一次3C产品的话,那么这将是一个千亿规模的赛道。

很快,罗敏拿到了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唱吧创始人陈华等人的投资。2015年9月,蚂蚁金服向趣分期注资2亿美金,并推动趣分期旗下“来分期”入驻了支付宝。

资本的加持下,趣分期一路高进猛歌。2015年第四季度平均月活、新增用户、交易量及交易金额均实现了200%以上的环比增长,2016年实现了盈利。

与此同时,趣分期业务开始不限于大学生群体与3C品类,而是逐渐升级成了“打造中国最大的分期购物平台”,“为这个社会带来一些微小而又美好的改变。”

截至2017年6月末,趣店总营收为18.33亿元,净利润为9.73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营收约3.72亿元、净利润约1.22亿元。短短半年时间内,趣店实现营收同比增长了5倍、净利润增长8倍。

2017年10月18日,罗敏迎来了巅峰时刻,趣分期改名“趣店集团”成功登陆纽交所,开盘价为34.35美元,较之24美元的IPO价格大涨43.1%。趣店在此次IPO中发行了3750万股股票,融资约9亿美元,是美国当年第四大规模的IPO,同时也是同一年度中国企业在美上市的最大规模交易。

总市值约高达百亿美元的趣店,不仅远高于先它上市的宜人贷、信而富,还一举赶超了中国不少城商行、农商行,着实令人咂舌。

同年,34岁的罗敏以125亿元身家登上了《2017年胡润80后富豪榜》,成为了风头无两的创业教父。

2

消费贷假面戳穿,罗敏失速坠落

然而, 罗敏的光鲜与励志,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上市不久之后,由于校园贷频繁曝出女大学生“裸贷”、自杀、暴力催收等负面新闻,趣店与罗敏逐渐成为众矢之的。

毕竟,对于生活在象牙塔的学生们而言,改变生活习惯并不容易,但改变消费习惯却极其简单。

起初,他们可能只是使用了一笔趣分期来购买一台手机,然后可能是平板电脑、手表或化妆品,突然有一天,他们意识到分期付款的财务窟窿太大了,自己的生活费已经无法填满债务时,就不得不使用现金贷去借钱来填,但现金贷也是要付出利息的,只能再去其他现金平台借入更多的钱来还利息.......结果就是坑越挖越大,在“以贷养贷”的泥沼里爬不出来。

在“大学生贷款买苹果6手机,3万滚成70多万元”这起着名的案例里,当事人就是通过贷款买了两部手机,面对催债,拆东墙补西墙,不断地去找小额贷款公司贷款还债。

一位已离职的趣店校园经理曾对媒体表示:“趣店这类模式钻了法律的漏洞,并且牵涉道德的问题,很多时候会不顾学生的实际情况诱导推销,而且会教你如何还钱,比如找朋友借钱,找父母骗钱,有的人借多了还不上就卖东西,有的女同学还会选择裸贷。”

在这场零和游戏里,好的结果是向家人摊牌,父母至亲成为填补窟窿的那个人。但大多数的人并没有这样的勇气,最终,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或者生命,来结束这样一个无限循环的噩梦。

在类似的报道里,罗敏是那个光鲜亮丽、日进斗金的无良商人,而那些没有名字的年轻人,则成为了近乎高利贷一样高利率下的牺牲品。

有媒体报道, 2017年上市之前,趣店的实际放贷利率高达40%-50%,远远超过法律规定上限的36%;上市之后,趣店迫于合规压力降低放贷利率,但仍然顶着36%的上限。

舆论风暴之下,罗敏接受了知名媒体人程苓峰的采访,在最后那篇《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采访里,他提到,“趣店坏账一律不催收”、“不还钱就当作福利送”。

这一声明,引来了行业人士质疑,校园贷到底利率多高才不催收?到底是罗敏心善,还是罗敏撒币?

与此同时,趣店的股价一泻千里,市值缩水90%以上。曾经的第四大股东蚂蚁金服,合同到期后也宣布退出趣店。

2019年第四季度,趣店净利润仅为1.57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85.2%。罗敏也成了人人躲之不及的“灾星”。

此后,罗敏开启了转型之路,希望找到新的增长曲线,期间,他追了5个风口,从大白汽车到K12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友社交平台“相同same”、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再到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但一如当年他创业初期的频频受阻一样,最终,罗敏无一所获。

3

投机主义继续,罗敏烧不熟预制菜

如今,预制菜、直播带货,成了罗敏现阶段的主攻方向。

7月17日,罗敏连播19小时,在直播间“趣店罗老板”卖预制菜,靠着1分钱送酸菜鱼的“大手笔”,创下带货2.5亿元的纪录。直播间里,被罗敏邀请来的明星贾乃亮“由衷”地表示,“我真心疼罗大哥,20万单1分钱酸菜鱼,刨去物流和成本,5分钟赔了500万。”

当日,除1分钱酸菜鱼外,趣店的其它预制菜品也都打出低价:猪肚鸡火锅19.9元、椰子鸡火锅19.9元等……直播间还送出1500台iPhone 13,罗敏更是在直播时喊话:“今天就是亏钱送福利,让大家品尝我们的预制菜,请大家吃饭。”

业内人士表示,当天,“趣店罗老板”抖音直播间大概送出850万份1分钱预制菜,以每单顺丰冷链运费15元,每份菜的成本10元计算,送出1份的成本是25元,合计这波营销成本超过2亿元。即便可能有消费者抢到2份以上的一分钱菜,并以此平摊降低了冷链成本,保守估计,罗敏至少也要付出上亿元。

有人在留言区捧场:罗老板还是那么大气。

然而,大气的不是罗老板,事实上,真正为这1亿元买单的,其实是闻风而来的股民。

隔天美股开盘,长期徘徊于1美元退市边缘的趣店,暴涨40%,最高涨至2.18美元,总市值从3亿美元涨到4.14亿美元,账面财富至少增加1.14亿美元(7.7亿元人民币),还将趣店股价从险遭退市的泥沼中暂时拉上岸。

2022年2月以来,趣店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5月25日,趣店收到纽交所发出的不合规通知函,未来6个月里,如果趣店未能将股价提升到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国存托股份收盘价1美元,纽交所将对趣店开启停牌和退市程序。

然而,在专业人士眼里,这更像是罗敏人为制造的一场营销闹剧,至于1分钱预制菜,也只不过是罗敏撒出去的饵料,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这些上钩的“鱼”,将成为下一波被收割的对象。

然而,预制菜可以让趣店起死回生吗?就目前来看,很难。

虽然全国预制菜产业联盟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预制菜市场规模为3459亿元,预计2022年到2026年预制菜行业的增速为20%到30%左右,预计未来5年国内预制菜市场有望攀升到万亿规模以上,具备很大的增长空间——但这只是基于预制菜会成为人们家常消费的模型推测,尚没有得到市场验证。

而此前高调入场,宣布要开一万家“舌尖英雄”门店的陆正耀,在四个月的时间里,也只收到6000家的加盟意向签约。

更何况,目前这一赛道已经极度拥挤,玩家包括三全、思念等传统速冻食品巨头,也包括广州酒家等老字号餐饮代表,还包括周黑鸭、精武鸭脖等卤制品品牌,除此之外,前不久霸榜热搜的钟薛高也推出了预制菜兄弟品牌“理象国”,就连深圳地铁都推出了预制菜品牌“深铁食研室”,竞争压力可见一斑。

然而,预制菜的门槛又非常低,本质上就是一道烹饪到半熟或是全熟的菜肴再加上调味料,这就导致基本上只要是一个餐饮品牌,都有能力找到工厂生产自家的预制菜。因此,预制菜比拼到最后,可能就是品牌力。

而这一块,恰恰就是罗敏与趣店最为缺乏的。

毕竟当年的大学生,如今差不多都已成长为了预制菜的主要目标群体——社会打工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像拉黑罗敏的东方甄选导演一样,可能永远都无法原谅校园贷。

 

这是罗敏的原罪,也是他永远无法洗去的痕迹。

鹿财经
0
0
鹿财经
发表文章40
记录科技财经资讯 探寻你关注的 关注你探寻的。公众号:鹿财经(bjyinhu2020)
作者最近文章 阅读更多
热门文章
铲屎官铲出千亿赛道?深度解析宠物食品未来趋势
FDL数食主张 2022-09-27
东南亚电商,巨头间的斗争
刘志远 2022-09-27
20天速成接单:手办课收割“二次元”
锌刻度 2022-09-27
长城汽车,穿越新能源“森林”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2022-09-27
蜜雪冰城的赚钱能力是否还有增长空间?
社区营销研究院 2022-09-27
七百亿药妆巨头难圆医美梦
财经无忌 2022-09-28
字节健康需要新故事
海克财经 2022-09-28
深陷脱发焦虑,品牌围剿“秃秃侠”
锌刻度 2022-09-28
半年合计亏掉近百亿 蔚来、小鹏、理想“赔本赚吆喝”
鳌头财经 2022-09-28
扫地机器人群雄,没有安全感
周天财经 2022-09-28
热门标签 查看更多
最新问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