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要和字节“抢”千亿生意?这下热闹了……
运营研究社 2022-07-13 14:19:41 关注

7 月 10 日,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罗永浩官宣其新创业公司名为「Thin Red Line」(翻译为细红线,未公布正式中文名),创业方向剑指 AR 领域。不仅如此,罗永浩本人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里欲广纳贤才,招聘产品经理和设计师。

 

图片来自:交个朋友直播间

 

在「Thin Red Line」的官网中配图为一条细红线,配有一句话:An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Directly in the Platform-level Revolution(直接参与平台级革命的机会)

 

图源:Thin Red Line 官网

 

关于 AR 的生意,各家大厂动作也一直不断:国内有腾讯、字节等大厂收购 AR 公司;海外有Meta(原 Facebook),Google 等大力进军元宇宙,也做 AR 相关业务。而罗永浩试图和大厂争抢生意,到底怎么回事呢?

 

接下来,运营社就聊聊,临近五十岁的罗老师又开始折腾什么新业务?又在抢谁的生意呢?

01、“细红线”,罗永浩的新船票

 

「Thin Red Line」官网相关联的企业为“北京细红线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早在 2018 年就已成立,且股东信息上并未显示罗永浩。

 

据天眼查显示,北京细红线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10 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徐寒(曾任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副总、锤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徐寒、黄贺(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联合控股,持股比例分别为99%、1%。

 

图源:天眼查

 

但从这家公司的名字来看,其和罗老师过去的创业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些用户可能初看“细红线”这一名字有点不明白,但罗永浩实际上曾在 2017 年的锤子手机发布会上提到“细红线”这个名称的由来:

 

在观看电影《细细的红线》时,想到电影中的战役为以少胜多的防卫战,与锤子科技现在的处境很像,于是取了这个名字。

 

 

“细红线”也是是个英国的俚语,thin red line,意思很简单 —— “背水一战”,在 17 年的发布会上,罗老师也展示了这篇英军拼死抵抗俄军冲锋的油画作品。

 

阻挡在排山倒海般冲杀而来的俄军骑兵与英军基地之间的,只有“一道细细的红线”

 

而老罗究竟对这个“细红线战役”有多中意呢?

 

锤子就推出过坚果Pro 细红线特别版,之后的坚果Pro2 也有细红线版,细红线指的是手机中框的切割线条。

 

 

除此之外,罗永浩曾发微博支持,由 Smartisan Studio 设计,归属于锤子科技前总裁@彭锦洲 的创业项目小野电子烟,旗下有一款产品也叫细红线。

 

 

而此番创业,罗永浩再次搬出了这个“细红线”的名称,可见其在老罗心中的份量。

02、罗永浩,究竟要抢谁的生意?

 

在 6 月 13 日,罗永浩发布微博表示,“真还传“接近尾声,自己要再创业,是一家 AR 科技公司。

 

 

给不了解 AR 的用户科普一下:AR ( Augment Reality 增强现实),一般可分为硬件、内容、平台 3 大领域。

 

硬件:AR 眼镜、AR 平板电脑等...;
内容:AR 游戏、应用 AR 的各类 App...;
平台:类似于 iOS、安卓的 AR 操作系统、计算平台。

 

来源:公开资料整理、虎嗅智库

 

不少用户可能会发出疑问,那罗老师究竟要做那个领域和方向的 AR 呢?

 

@晚点LatePost 的文章中,罗老师明确表示,AR 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我们觉得 VR 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它可能是史上最畅销的游戏机。我们相信 AR 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在科技界很大程度上也是共识了,并不是我们的创见。

 

也就是说,罗老师可能想打造出类似“ iPhone+iOS ”一样的东西,即既有 AR 的硬件也有配套的软件平台,想要成为下一个时代的“开创者”。

 

具体是什么产品形态呢?罗永浩在@晚点LatePost 采访中表示,商业机密不能透露。而运营社猜测,罗老师想做的「平台性产品」很可能是类似 AR 眼镜的产品,不仅有硬件,还有一套完备的软件平台为用户提供相对应的服务。

 

外界有一种说法,AR 眼镜或许可以成为突破智能手机交互形式的一种产品。

 

我们不妨想想,某一天你带着 AR 眼镜逛超市,所有映入眼帘的食品都自动弹出热量、生产日期、做饭等信息,而不需要你再打开手机 App 去查询。

 

而类似 AR 眼镜的产品形态和罗老师目前透露的出的创业信息算是不谋而合。

 

那目前在 AR 这条赛道上,罗永浩到底有多少对手呢?

 

在国内,不论是字节、腾讯、阿里等投资频繁的互联网大厂,还有华为、小米、OPPO 等手机厂商都开始进攻 AR领域:

 

字节在 2022 年 1 月,披露投资“李未可”团队,该团队主要布局虚拟数字人和 AR 眼镜领域;
腾讯在 2022 年 3 月,披露投资 AR 眼镜厂商蜂巢科技;
阿里在 2022 年 4 月,宣布投资 AR 眼镜制造商 Nreal;
小米在 2021 年 9 月,发布智能眼镜概念视频;
华为在 2021 年 12 月,发布第三代华为智能眼镜,可以用来听歌、接听电话等;
OPPO 在 2022 年 3 月,开售智能眼镜 OPPO Air Glass,支持天气提醒、实时翻译等功能……

 

从目前公开媒体报道和信息看,大厂们都试图争抢下一个科技新风口,进军 AR 提前占领有利地位,而罗永浩要面对的,显示是资金雄厚、人才储备更强的大厂。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闯出一番天地,初创企业着实不容易。

 

而像 Google、微软、苹果、Meta(原名Facebook)、Snap 等海外科技巨头在 AR 硬件、软件、系统等方面,也早早布局。

 

但心态积极的罗老师,在谈及目前大厂在 AR 业务上的发展境况时说道,可能目前他现在的敌人只有苹果,因为:

 

“大的科技公司基本上没有 all-in AR 的,唯一号称重兵做 AR 的只有苹果。”

 

从硬件上,虽然苹果一直没有明确表示自己要出 AR 眼镜,不过长期跟踪苹果的彭博社记者 @Mark Gurman 和行业分析师 @郭明池 都说苹果将在明年发布 AR/MR(Mixed Reality 混合现实技术)眼镜。

 

从开发生态上,苹果自 2017 年以来一直在推进的 AR 应用开发工具包 —— ARKit,WWDC 2022 期间苹果首次向开发者展示了用于在 iOS 设备上构建 AR 应用程序的改进版本 Apple ARKit 6 工具包。

 

来源:苹果官网

 不过,即便对手是大厂苹果,罗老师仍非常自信: 

新世界的主宰者几乎从来都不是旧世界的霸主。”

03、AR领域,“行业冥灯”还奏效么?

 

互联网上关于罗永浩创业冥灯的热梗一直存在,他本人也回应过:“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它更多只是一个时间上的巧合。”

 

再度创业,罗永浩盯上的这块 AR 蛋糕,前景到底怎么样?“行业冥灯”还会奏效吗?

 

@刘润 曾分享过一个观点,当一个新技术、新产品出现后,一个公司能否存活的关键在是否可以跨越“死亡之井”。

 

如果将“技术采用生命周期”和“技术成熟度曲线”相结合后,不难发现,正是因为创新者等人的疯狂追捧,概念被迅速炒热,将其推到了期望的膨胀期,甚至是泡沫的幻灭期 —— 也就是会“死”掉大多数公司的时期,死亡之井。

 

资料来源:刘润

@刘润 分享到,想要跨越“死亡之井”,科技公司们要将新的概念,从意见领袖喜欢的“有趣的科技”,变成普罗大众喜欢的“有用的产品”。

 

再简单一点儿来说,罗永浩所在 AR 领域能否成功的关键,是能不能创造出一个软件或者产品,让大众有购买设备的理由。

 

反观过去的例子,一个新的平台的建立,往往是有一款产品(软件 or 硬件)被大众熟知且有特定的应用场景。

 

例如, 2018 年 12 月支付宝出的新功能 AR 实景红包,刷爆了朋友圈,也是 AR 的实用性第一次被大众所知。 

再例如,当年全球爆火的 AR 游戏《Pokemon Go》,实现全球手游营收前十的成绩,将 AR 游戏的热度彻底打响。

在软硬件同时推出的成功案例上,任天堂就是一个例子。

任天堂推游戏主机所采用的策略,就是打造一个游戏为其护航,比如 Switch 游戏主机的护航作是《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

 

据任天堂发布 2021 - 2022 财年年度财报显示,Switch 主机销量达到 1.7 亿台,成为全球第七款销量破亿的主机。

 

同时,根据任天堂 2021 年 4 月至 2022 年 3 月的业绩报告显示,《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游戏推出至今已经五年多了,作为许多人心目中非常棒的开放世界游戏,依旧在 22 年度卖出去了 428 万套,累计总销量为 2655 万套。

 

甚至不少网友打趣:“每卖出一份旷野之息,就多卖出一台 Switch。”

 

 

同理,这套逻辑也可以套用在 AR 眼镜产品上 —— 罗老师能否创造出一个可以护航 AR 设备的软件产品?

 

而通过前面的支付宝和任天堂的例子,不难发现,作为“护航产品”,社交和游戏是两个非常合适的方向。

 

社交软件:流量导向,通过社交关系链圈住海量的用户;
游戏软件:兴趣导向,通过游戏吸引用户购买产品。

 

但别忘了,社交产品也是罗老师的主场:

 

聊天宝是罗永浩在子弹短信上所延伸出来的一个社交 App,子弹短信连续 13 天登顶 Appstore 免费榜,并经历了多次融资。

 

同时,营销能力也是罗老师的优势所在,从以往的锤子科技的几次爆火的发布会,到交个朋友直播间直奔抖音第一,都能看出罗老师对于营销内容的把控上非常有经验。

 

不过,运营社认为,在硬件规模上,AR 设备目前还不能成气候。

根据@VR陀螺 研究院 发布的《2021年全球VR/AR行业年度发展报告》显示,2021 年全球 VR 头显出货量为 1110 万台,较 2020 年增长了 66%;2021 年全球 AR 出货量 57 万台,较 2020 年增长 44%,

虽然增长幅度看起来很美好,但是,这对于罗老师想做的「平台型产品」来说,明显规模还远达不到预期。

在 iPhone 出现前,智能手机就已经有所规模,在 2006 年全球出货量达到 8100 万台,全球手机出货量达 9.9 亿部。

正如 2020 年初,Facebook(现 Mate)首席 VR 科学家 @MichaelAbrash 曾表示,AR/VR 对现在的市场来说,太早了。

 

真正的 AR 眼镜进入市场还需要 5 到 10 年时间。

 

所以如果罗老师所创造的产品想取代手机,成为新的传播设备,必定是一个漫长又复杂的战争。

04、结语

 

不少 AR 行业的从业者表示:AR 行业最大的敌人不是竞争者,而是时间。

AR 行业只需要等技术在时间的催化下成熟,会极有可能成为代替手机行业的科技终端产品。

 

在时代的浪潮翻滚下,任何公司都有可能被卷走,所以,不论是还是苹果、Mate,还是即将进入的罗老师,都需要不停积累,等待迎接时代的冲击。

 

不过,不管结果如何,五十岁还在奋斗一线创业的罗老师,都值得被尊敬。

 

正如某些网友所讲:“罗永浩这三个字都已经不是一个名字,而是可以称之为一种精神。”

运营研究社
1
1
运营研究社
发表文章32
不让运营人孤寂地成长
作者最近文章 阅读更多
热门文章
铲屎官铲出千亿赛道?深度解析宠物食品未来趋势
FDL数食主张 2022-09-27
东南亚电商,巨头间的斗争
刘志远 2022-09-27
20天速成接单:手办课收割“二次元”
锌刻度 2022-09-27
长城汽车,穿越新能源“森林”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2022-09-27
蜜雪冰城的赚钱能力是否还有增长空间?
社区营销研究院 2022-09-27
七百亿药妆巨头难圆医美梦
财经无忌 2022-09-28
字节健康需要新故事
海克财经 2022-09-28
深陷脱发焦虑,品牌围剿“秃秃侠”
锌刻度 2022-09-28
半年合计亏掉近百亿 蔚来、小鹏、理想“赔本赚吆喝”
鳌头财经 2022-09-28
扫地机器人群雄,没有安全感
周天财经 2022-09-28
热门标签 查看更多
最新问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