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直播间改聊天,罗永浩真人社会试验,让行业分析师打脸?
互联网那些事 2022-07-13 14:12:14 关注

罗永浩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再次空降热搜榜,一众网友错愕,说好的退网呢?

刚刚过去的周末,罗永浩因在直播间中一反常态整了个聊天专场,吸引了不少网友的眼光,回归本色的罗永浩,毫无顾忌地发挥着怼人“专常”,毫不留情地数落起苹果华为小米OV等曾经的友商……

但令人意外的是,罗永浩谈及钟薛高的老板和产品时却是一番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模样,并放言“钟薛高品质吊打哈根达斯”,令不少网友质疑其双标、“恰钱”,彪悍的罗永浩也懒得解释,反手就是官宣创业新公司的名字,这波毫无预兆的硬广打得众网友是措手不及,一个刚成立的新公司,就妄言收购万亿苹果,一度令人怀疑,罗永浩的臆想症是否已到晚期,还有的救吗?

 

那个熟悉的老罗,回来了!

 

7月10日晚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原罗永浩直播间),罗永浩一改往常奋力卖货的吆喝劲,转而搞起了聊天专场,罗永浩直言,就是要通过这样一个“社会试验”,来打脸那些张口即来的分析师的“狂言”。

 

怒怼苹果、替钟薛高喊冤!罗永浩悄然成立新公司“细红线”

就在一周前,还是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罗永浩称“现在直播界刮起了一股歪风,花15分钟扯个蛋直播间人数会上去,但对收入没有帮助”,不成想,此番言论对广泛解读成对东方甄选直播间和董宇辉的调侃,很快就冲上热搜,引发舆情。

彼时罗永浩回应时,带着怒气,直指部分媒体和网友是深刻地堕落,才让相关话题让了热搜,吃瓜群众被喷得一头雾水,我连吃瓜也要挨骂?

怒怼苹果、替钟薛高喊冤!罗永浩悄然成立新公司“细红线”

当然,罗永浩也强调,他没有针对新东方和董宇辉,只是认为带货就好好带货,分析师嘴里的所谓讲内容讲段子更有利于带货纯粹是扯蛋,彼时,很多网友觉得他是看到新东方甄选的爆火,眼红了,嘴急了

怒怼苹果、替钟薛高喊冤!罗永浩悄然成立新公司“细红线”

遂才有了这一次的直播式社会试验:我罗永浩就能亲自测试,主打聊天的带货,来看看是不是有助于带货

其实明眼人,多少都能看出老罗有些赌气的成份,因为分析师的分析也并非空穴来风,并且,如果纵观4、5、6三个月的带货数据,就不难发现,老罗这波社会试验另有它图,我们先按不表。

先来看一组来自新播场的月带货数据对比:

2022年4月,交个朋友直播间总带货GMV为3.0亿,东方甄选仅为1365.6万,前者为后者交易规模的近22倍;

2022年5月,交个朋友直播间总带货GMV为3.5亿,东方甄选为2487.9万,前者为后者交易规模的14倍;

2022年6月,交个朋友直播间总带货GMV为3.8亿,东方甄选已高达7亿,后者首次实现逆袭,“抖音一哥”完成了交替;

新东方的东方甄选直播间销量暴涨的公开秘密便是董宇辉们的双语直播,分享生活的点滴,传递知识的带货方式令人耳目一新,遂才有了部分分析师认为,带货应该多讲内容的说法,数据不会说谎。

据飞瓜和新抖的数据统计显示,截至7月5日,东方甄选粉丝量达2113.2万,交个朋友直播间为1960.9万,东方甄选6月直播场次为35,交个朋友6月直播场次为77,也即在粉丝量相差并不悬殊的前提下,东方甄选靠着不到一半的直播场次,实现了对交个朋友GMV的吊打,场均GMV更是超过交个朋友400%,东方甄选上架商品数量为913,交个朋友上架商品数为2829,后者为前者的3倍之多,可见东方甄选的客单价也是明显高于交个朋友的。

到此,也就不难看出,罗永浩想证明聊天等内容驱动式带货无效,交个朋友直播间就需要拿出能令人信服的数据,不仅是罗永浩“扯淡”专场的数据与交个朋友平常带货的场均比,还要与友商东方甄选做比,而且,目前单独一场的数据也是缺乏说服力,还需要更多场次来进行总结。

其实罗永浩比谁都明白,他压根无法在昨日的带货中证明直接带货比内容带货更好,因为直播行业并没有一个通行的法则,每个主播都有每个主播的人设和适合自己的带货套路,东方甄选的路子,交个朋友刻意模仿怕是也不到精髓,交个朋友的方法,同样也不适合东方甄选。

于是乎,就引出了这场社会实验的真实目的,老罗就是借着制造一些冲突话题,然后用过激的言论来制造舆情,形成传播面,然后把自己正在创业的项目推上台前,借助巨大的流量,来实现一次免费的硬广。

罗永浩吹得牛无数,被打脸也数不胜数,但说过Branding和Markting,他确实是不多得的天才,不花一分钱,就让新创业公司空降热搜,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在那纠结到底是讲内容重要还是讲产品重要,回头看,你们是不是有种“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的感觉?

 

计算平台的新革命,罗永浩会赢?

 

创业维艰,罗永浩这种说学逗唱样样精通的人,获得流量的成本是极低的,但是要获得消费者认可,却是极难的,否则无法解释锤子手机的惨败,于是乎,进入到AR创业项目后,罗永浩又“故伎重施”,上来就把靶子打向苹果,以东半球最懂AR的胖子自居,称其做不好AR……

怒怼苹果、替钟薛高喊冤!罗永浩悄然成立新公司“细红线”

 

罗永浩拿不出证据证明苹果无法做好AR,于是从其在锤子时,主导的三大效率套件开始说起,bigbang(大爆炸)、onestep(一步)、idelpills(闪念胶囊),并认为包括苹果、华为、小米、OV等主导手机厂商在内的巨头们,都“抄袭”了他的bigbang功能创意,但这些巨头无耻的是,明明锤子都开源了,却自己重新写一遍代码,目的是,避开对锤子的冠名权,目的是,不想为锤子这样的小公司做宣传,讲到动情处,罗老师就差指着鼻子骂他们不要脸了。

这一步打法,其实很精明,证明了罗永浩的团队有很好的创意与原创精神,现在改行做AR了,也一定能做出显著区别于市面上AR赛道竞争者们的产品。

除了怼友商,罗永浩还在直播间再一次公然为钟薛高站台,其称钟薛高品质吊打哈根达斯,为了令网友信服他对钟薛高的热爱不是装的,他甚至称,自己因为血糖高戒掉了一切甜品,除了钟薛高,并且还在直播间公然称“钟薛高负面频上热搜是有人在搞它”,“你拿火烤一个雪糕,你肯定就精神有问题”。

怒怼苹果、替钟薛高喊冤!罗永浩悄然成立新公司“细红线”

罗永浩还为力挺钟薛高找了个理由,就是支持精品国货,可谓大局观拉满,正当部分网友认为罗永浩“吃相”难看时,罗永浩冷不防官宣了自己新创业公司,好家伙,合着前面都是国垫?

罗永浩新公司名为“Thin Red Line”(细红线),主攻AR领域,目前准备招人,据公开信息查询得知,“细红线”并非最近成立的,最早可溯源到2018年7月,注册资本1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徐寒,其中徐寒持股99%,黄贺持股1%,黄贺是罗永浩创立锤子时期的老搭挡,徐寒也曾担任锤子科技的董事,可以说,都是老熟人。

不难看出,这是找了一壳公司,准备大干一场的节奏,由于罗永浩6亿巨债未还完,担任新公司法人或主要股东的话仍有不确定性风险,通过熟人明面上操盘,自己则全面负责产品研发,也算是权宜之策。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聊天整活”,当然,宣传是宣传开来了,细红线最终能走多远,依久成悬!

罗永浩向外界传递的其团队的原创能力和收购苹果的雄心,都是形而上的东西,无法量化呈现,而AR要做出消费级产品的问世,至少需要5年的维度,于是乎,罗永浩团除面临的最大挑战也就来了:

当下的环境,罗永浩想获得持续性的融资(至少5年以上),面临的难度可想而知,资本都不是傻子,罗永浩能否找到愿意长期支持的资本机构,也成了这段AR创业历程中最大的不确定性风险,截至目前,并没有知名投资机构的名单浮出水面,当然,可能是保密的原因,但没有造血能力,早期的资本见不到收益退出后,罗永浩的新公司的营运何以为继?

怒怼苹果、替钟薛高喊冤!罗永浩悄然成立新公司“细红线”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5G如火如荼发展到今天,很多用户的手机都早已支持,但对消费者来说,5G仍然是感知不强的概念,因为尚未出现非5G网络不可的形象级消费应用场景。

同理,在手机,Pad和PC,工作站等成为当前最主要计算平台的前提下,虚空的AR产品靠什么来吸引你我?元宇宙的东风刮了那么久,普罗大众又有几个人感同身受?

摆在罗永浩面前的道路,注定是风雨泥泞的,唯有祝福吧!

 

参考资料:

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刚刚公布招人计划“细红线”是干啥的——中国证券报

带货讲内容是一股歪风?6月GMV,这两个直播间相差近2倍……新播场

交个朋友帮还债务,卖个人账号佯装退网,罗永浩的算盘,太牛了——互联网那些事

题图源交个朋友直播间

部分图源网

互联网那些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