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精英与投机主义,李想的AB面
鹿财经 2022-06-28 16:45:24 关注

作者丨张勉 

摘要:

1.从数据上看,理想L9确实卖得不错。据理想汽车微博消息,理想汽车L9发布72小时,支付5000元的预订用户超过30000——这30000名用户的热情有多高呢?甚至让理想汽车App的服务器都宕了机。

2.理想L9正式上市,这本该是属于理想的高光时刻。但李想的发言,又惹争议。“司机在车里如果有老板的话,司机是一个低一等级、身份很低的人。”一句话让李想显得傲慢,又充满古板的等级观念。

3.李想不会不知道增程式电动技术只会是一个过度方案的问题,但看在“钱”的面子上,L9仍然坚持增程式电动技术。只不过,前期缺乏技术储备的理想,后期补课也必将困难重重。

 

理想L9正式上市,这本该是属于理想的高光时刻。毕竟,这是一台李想口中“500万元以内最好的家用旗舰SUV”。

然而,李想的发言,又惹争议。

近日,李想在懂车帝的理想L9网络直播中,回答主持人向他提问的“为何理想L9第二排右边有小桌板,而左边没有小桌板”这个问题时,李想的回答是“司机在车里如果有老板的话,司机是一个低一等级、身份很低的人。”

这话一出,一切都引向了对李想价值观的怀疑。

事后,李想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了澄清,表示在很多大型车的产品定义里,首先以照顾后排老板为目的,司机的重要级别是最低的,所以可以牺牲司机的舒适性和体验。与此同时,理想汽车官方也回应称,采访视频被恶意剪辑并进行歪曲解读,损毁了李想和理想汽车的名誉及形象,将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

但网友们对此并不买账,因为很显然,无论记者怎么诱导、视频怎么剪辑,能说出“司机是一个低等级、身份很低的人”这样的话,必然会招致对这个人的质疑。

李想的理想

李想在言论上引起争议,许多中文互联网的老用户已经见怪不怪了。

例如,2020年4月,瑞幸咖啡财务被曝出造假,其董事长陆正耀在朋友圈发长文表示:“我非常羞愧、痛心。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李想直接转发微博,并称其为“Sha Bi”。

同年8月,在理想汽车用户日活动现场,憋不住气的李想对着向增程式唱反调的人大爆粗口——“TMD,一帮搞臭技术的,天天冲我们XX,什么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请问,他们TMD搞出来屁技术了?让一群毫无用户思维,完全不关心用户的这帮人,天天的研究技术路线,TM什么技术路线啊?胡说八道!”

或许是年少成名,给了李想想说就说的底气。

1981年10月,李想出生于河北石家庄,毕业于石家庄第四十中学,高中学历。高中时,李想迷上了个人网站,还搭建了一个个人网站,“一开始是自己做着玩,但我这个人喜欢争强好胜,别人做得好,我就要比别人做得更好。”

 

他把自己喜欢的电脑硬件产品都放在网上,有很多人上网和他交流,3、5个月后访问量达到1万人次/天,一同被吸引过来的,还有广告商。

当时李想的网站每个月有6、7千元的广告收入,甚至在高考之前赚到了10万块,这也促使李想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辍学创业。

在邀请到樊铮与邵震的加盟后,这家名为“显卡之家”的网站也正式更名泡泡网,业务范畴从显卡扩展到与电脑相关的所有品类。李想也从石家庄来到北京闯荡。

2003年,泡泡网的月活冲到了行业第三,仅次于“太平洋电脑网”和“中关村在线”。2004年,泡泡网营收近2千万,利润1千万。这一年,李想24岁,创业6年。

但市场对第三名总是不够友好,很快,泡泡网的增长遇到瓶颈,李想也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他开始在泡泡网内部孵化汽车之家——后者和泡泡网的业务模型相似,只是把产品从IT产品换成了汽车,而当时,正值中国汽车行业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乘用车销量每年以双位数增长。

在没有任何推广费用的情况下,汽车之家凭借中立客观的内容以及在数据库、实拍图片等方面的创新,获得了许多用户的关注。而内容驱动模式则为汽车之家节约了大量流量购买成本,短短4年时间,汽车之家进入国内垂直类汽车网站的前五名。

2008年,汽车之家流量超过所有汽车垂直类网站,成为行业第一。但在李想的回忆里,那一年他过的并不好,因为他们遭遇了金融危机。广告商减少,客户还以账期借口拖欠结款。

最困窘的时候,李想的账户上只有一万块钱,只好借钱去给200多个员工发工资。

更大的压力来自于投资者,他们纷纷指责李想的不专业,导致公司融资困难,“有一次,我们几个股东跟我们都坐在一张桌子上,有一部分股东就指着鼻子骂我们,说要把我和另一个合伙人踢出公司。”

也是这一年,李想将泡泡网55%的股份卖给了澳洲电讯,而当时泡泡网旗下除了PCPOP外,还包括上升势头良好的汽车之家——2012年秦致出任汽车之家CEO;2013年,李想任汽车之家总裁,按照公司章程,他需要向秦致汇报工作。

2013年12月11日,汽车之家上市,澳电持股75.1%,而李想的股份只有5.3%。;2014年11月,股票禁售期后,李想通过抛售,持股比例已不足4%。

2015年6月,李想卸任汽车之家总裁。同年7月,李想第三次创业,创办车和家,2016年5月,车和家宣布完成A轮7.8亿人民币融资,估值29.8亿元人民币。

这一次,李想吸取了汽车之家的教训,把控制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2021年8月,理想汽车在香港上市,李想持股22.6%,拥有69.8%的投票权。而最大的外部股东——美团创始人王兴持股19.1%,投票权则只有7.5%。

理想的增程式

车和家成立的时期,正值国内新能源汽车创业的黄金时代——2013年起,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进入第二阶段时,在补贴上加大了向私人消费市场倾斜的力度。同时,2011年到2015年这几年里,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接近45万辆,市场急剧扩张。

但李想入场依然是“蔚小理”三家中最晚的——蔚来成立于2014年11月,小鹏成立于2015年,其实在2014年就已经开始组建,理想汽车则在2015年7月才正式成立。

不过,跟其他两家先通过代工厂实现量产的方式不同,理想汽车一开始就做出了自建工厂的打算,2016年8月,理想开始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技术开发区自建制造基地。

自建工厂也导致理想的最终交付时间比较晚,直到2019年12月,理想汽车才交付第一辆理想ONE,作为对比,蔚来在2018年6月开始交付,小鹏在2018年12月开始交付。

自2019年底上市以来,理想ONE累计销售了17万辆。2021年交付了约9万台,相当于蔚来三款车、小鹏两款车的销量,同时也是30万以上新能源车中,除特斯拉外最畅销的车型。

但理想ONE也遭受过不少的争议,首当其冲的,便是其采用的增程式电动技术。

与蔚来主打免费充电桩、充电车与换电业务“三板斧”不同,李想的思路是给电动车装上油箱,也就是“增程系统”——其原理就是在电动车上搭载一个燃油机,在电池容量不足时,利用增程器给电池充电,以增加续航里程。换句话说,增程模块就像一个大号的“充电宝”,可以一直给汽车电池组充电,只不过它的能量来自于燃油。

但业内对此并不看好,因为早在李想之前,一些国际大厂早就尝试过这种技术,包括该技术的发明者保时捷也都选择搁置,除此之外,宝马、凯迪拉克、雪佛兰、日产、马自达等国际品牌也都曾采用过增程式电动技术,但最终也全都放弃。

核心原因是,从技术与成本的角度,即便是在今天,增程式电动技术依然不是一个最优解。首先是效率太低,增程式技术需要先把热能转化为电能,再把电能转化为机械能,比起油车或是纯电车而言都多了一重转化过程,导致能量损失大幅增加;其次,设计制造方面,由于增程式电动车拥有两套动力系统,这对于车企来说,就意味着必须掌握两套系统的技术,带来的不仅是制造成本,甚至还有全新平台的研发成本。而对于消费者来说,不同的两个系统,也导致汽车出问题的概率及此后的维修成本,同样被大幅提高了。

这也是为什么,纯电动和插电混动吸引众多车企加速布局,48V轻混车型也可谓蓄势待发,但增程式自始至终却乏人问津的主要原因。

客观地看,理想之所以能把增程式电动技术做成,主要还是因为用内燃机+电机组合的形式,解决了纯电车型的里程焦虑问题,还能以新能源车的身份解决牌照问题——也就是说,很大程度上,是顺应了市场所致,但并不是技术的胜利。

但增程式本身的问题的局限性,即便是理想L9把增程式电动技术进一步提质增效,但其低效的本质无法改变。

而作为企业负责人的李想,不会不知道增程式电动技术说破天也只会是一个过度方案的问题,更不会意识不到目前市场还在发展早期,消费者的知识储备较少、宽容度较高,因此能对增程式电动技术给予认可,但随着充电桩布局更加深入,以及100度电池的普及和充电速度的提高,纯电车续航会进一步增长,充换电也会更加快捷方便,届时,增程式电动车最大竞争力的续航里程也会变得不再突出。

而前期缺乏技术储备的理想,后期补课也必将困难重重。

李想的投机主义

客观地讲,理想ONE能够成功的前提是能上新能源绿牌,对于一线城市蓝牌紧张的环境而言,不吝为提供了一个上牌“捷径”。

而按照三年的主力车型研发周期来看,理想在第二款车上依然坚持增程式的方案,不客气地说,就是觉得钱太好赚,还想要再割一波韭菜的缘故。

也难怪一路走来,李想屡屡被业内人士批评为“一切为了投机,缺乏做车的敬畏之心。”包括今年上半年宣布因电池成本上涨而被迫涨价,也被网友讥讽“这点电池也好意思跟风涨价”。

在此之前,理想ONE的拿来主义同样被广为诟病,技术层面来看,理想ONE整车大量借鉴丰田汉兰达(底盘)与三菱欧蓝德PHEV(驱动),再加上李想自称的多年在汽车行业的积累与“调研”结果,综合拼凑出了一台适合中国家庭的大新能源座驾。

其搭载1.2T的三缸DAM12TD增程发动机,源自于长安旗下的东安动力;与发动机配套的变频器和控制器系统等,则是由李斯特、德尔福合作研发;电机也是由联合电子提供;后置“3合1”电驱动总成、双电控系统由汇川提供;电池以及电芯技术则由宁德时代提供。

到了理想L9时代,这种拿来主义仍然如出一辙,主要用于宣传的点,除了终于从三缸换成四缸的发动机之外,其它也是诸如五屏三维空间交互、自研辅助驾驶功能等一些锦上添花的事物,另一个亮点之一——理想和新晨动力成立的合资公司提供的增程器,让L9的燃油模式热机能耗优化到了5.9L/100km,但鉴于L9同时也更大更重,比理想ONE重了220kg,最终省油的效果还得两说。

这也进一步体现出,理想L9同样是一个商业策略的产物,而非一个技术策略的产物。

不过,李想或许压根不在乎这一点,因为从数据上看,理想L9确实卖得不错。据理想汽车微博消息,理想汽车L9发布72小时,支付5000元的预订用户超过30000——这30000名用户的热情有多高呢?甚至让理想汽车App的服务器都宕了机。

6月24日,理想汽车股价开盘急升逾5%,突破所有均线,刷新历史新高。除了新车发布的因素之外,还得益于理想与宁德时代的“眉来眼去。”

6月23日,宁德时代(300750.SZ)发布CTP3.0麒麟电池,系统集成度创全球新高,体积利用率突破72%,能量密度可达255Wh/kg,实现整车1000公里续航。在相同的化学体系、同等电池包尺寸下,麒麟电池包的电量,相比4680系统提升13%,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

随后,李想转发了相关消息的微博,并配文“明年见”,疑似默认理想汽车明年推出的纯电车型将搭载麒麟电池。宁德时代有关人士6月23日晚对媒体确认,理想汽车旗下新能源车已确定将搭载麒麟电池。

多番利好之下,理想股价提升,不足为奇——事实上,如果不是李想口不择言,给这一连串的利好里加入了一些负面因素的话,即便有增程式电动技术的争议缠身,但对李想与理想汽车而言,这依然是一个新的良好开局。

只不过,当我们把目光拉长,随着竞争对手越来越注重细分市场的耕耘,家庭“奶爸车”的市场势必也将迎来一轮混战,而当对手把细分市场都一一占据之后,留给理想汽车的生存空间还能有多少?“80”后创业精英李想计划于2023年推出的纯电动车型,又能拿出什么样的技术优势?

鹿财经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