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和它的“敌人们”
零态LT 2022-06-14 09:51:33 关注

作者:张尧

6 月 2 日,美团发布了 2022 年 Q1 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美团 2022 年 Q1 营收 462.7 亿元,同比增长 25%;经调整净亏损 35.86 亿元,上一季度,美团经调净亏损 39.36 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截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美团交易用户数达 6.929 亿,上年为 5.69 亿,同比增长 21.7%;活跃商家数目 900 万,上年为 710 万,同比增长 26.6%。在经历了 2021 年 34.43 亿罚款、骑手成本上涨、社区团购政策变化多重利空后,2022 年一季度美团开启 “裁员”,试图增效将本,但裁员带来的效果并没直观反映在财务数据上。

更重要的是,在美团进行整体收缩时,它的敌人们正在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


01

持续亏损

外卖营收增长承压

虽然财报数据不算难看,但让美团头疼的是,仍然在亏损,且相较上一季度,亏损呈现持续扩大之势。造成美团一季度亏损的主要板块是新业务,一季度新业务及其他营收 144.9 亿元,同比增长 47%,环比下降 1.4%;经营亏损 90.2 亿元,同比扩大 2%,环比缩窄 11.6%。

作为美团的主要营收支柱,美团主要收入支柱餐饮外卖、酒店到店及旅游业务营收平稳,均实现了盈利,但营收增长持续放缓。

财报显示,一季度美团餐饮外卖营收 241.6 亿元,同比增长 17.4%,环比下降 7.3%,净利润 15.8 亿元,同比增加 41.3%,环比下降 9.9%;

但美团的基本盘外卖业务的增长空间进一步被压缩。美团外卖业务的收入大头是配送服务,去年,美团外卖骑手配送成本占外卖总营收比例高达 71%。其次是佣金收入和在线营销服务。今年 2 月,多部委联合发文要求外卖平台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降低经营成本。意味着对于商家佣金的收取未来只减不增。

外卖骑手生存状态收到社会高度重视,节假日提供补助,提升骑手待遇等措施下,无疑拉动了在配送方面的成本。

▲图:美团官微

短期内看,美团外卖的业务承压。

疫情对于美团外卖业务是一把双刃剑。受疫情影响,春节期间多数人就地过年,以及 3 月份开始,上海等一线城市防疫管控影响下,市场对外卖的需求提升,拉动了美团的增长。财报显示季度内具备高消费力的优质消费者在客单价和消费频次上增长明显,一季度,美团营收同比增长 25%。

但整体来看,一季度受疫情影响,物流停滞、消费市场整体比较疲软。从美团的营收支柱餐饮外卖交易数量的下滑可以看出。一季度美团的 “餐饮外卖交易笔数” 为 33.61 笔,环比下降 14%。

一季度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营收 76 亿元,同比增长 15.8%,环比下降 12.6%,净利润 34.7 亿元,同比增长 26.4%,环比下降 10.9%。

不过,王兴对于二季度美团到店及酒旅业务营收情况并不乐观。他在电话会上透露,3 月份美团营销服务收入出现下降,酒旅预订情况则更不乐观,第一季度同比下降个位数百分比。4、5 月更严重的疫情负面影响可能会体现在二季度。


02

烧钱的 “新业务”

继续高烧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用户增长规模已接近触顶。为了拉动用户增长,美团将希望寄托于新业务的探索。

2020 年最火的赛道之一便是社区团购。王兴曾判断该赛道是五年、十年一遇的优质机会,不到四个月,美团的社区团购产品美团优选上线。

2021 年,美团将战略从 Food+Platform 升级为零售 + 科技,产品和服务进一步拓展至更广泛的零售领域。商品零售一直是美团主要的投资领域。财报显示,新业务以及其他同比增长 47%,主要是受到商品零售业务扩展所推动。

一季度美团新业务带来的亏损也达到了 90.25 亿元,主要来自于社区团购。过去两年,社区团购持续烧出了百亿亏损。

据了解,美团的社区团购业务分为两条路径,一条是主打 “前置仓 + 即时配送 “模式的美团买菜业务,主攻一线城市;另一条是面向二三线城市的 “预售 + 自提” 模式的美团优选。

下沉市场的激烈竞争下,面向二三线城市,美团优选亏损更为明显。根据 2020 年美团财报显示,美团新业务亏损 108.5 亿元,有一半来自美团优选;2021 年财报数据显示,美团优选亏损增至 384 亿元,有业内人士透露优选带来的亏损超过 250 亿元。

2021 年开始,行业开始退烧,包括橙心优选、同程生活、十荟团、食享会在内的多家新兴团购企业接连倒闭,从侧面验证了社区团购业务模式,本质上就是一门亏钱的生意。对于新兴企业来说,烧钱烧不过巨头是必然,因此接连倒闭也在情理之中。

随着行业告别野蛮生长,迈入成熟发展期,遵从二八定律,最终社区团购赛道留下了美团、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巨头。其中,美团优选仍然算的上是行业头部。据《晚点 LatePost》报道,美团优选去年 GMV 为 1200 亿元位列第一,此外多多买菜拼多多达到 800 亿元,淘菜菜完成 200 亿元。

美团虽然以 1200 亿元的 GMV 稳居第一,但却仍未达到其预期目标,1500 亿元。

对于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大厂来说,布局社区团购的意义在于,实现低线城市的用户拉新目标,以更低成本快速覆盖低线城市和县城市场份额。在吸引来用户之后,再将其进行二次转化为外卖、酒旅出行等服务的用户。

▲图:美团官微

当社区团购行业蛋糕被瓜分见底,意味着行业已经走到了下一个发展节点,控制成本和精细化运作成为了下一阶段巨头们的主要策略。

虽然美团在前期靠着烧钱换增长站稳了脚跟,但在持续亏损的压力下,还是选择了战略性收缩,关停了多个地区的业务。4 月底,不少消费者反馈部分地区的美团优选突然关停。据相关媒体报道称,此次关闭的范围主要是西北地区,包括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四个省份,只有陕西大本营将得以保留。

美团之所以放弃西北地区实属缩减成本之举。业内人士分析称,西北地区物资相对匮乏且地广人稀,开拓起来需要极高的物流设施成本投入,并不是发展社区团购业务的优势区域。外加在西北地区,美团在搭建仓储基地并不具备优势。今年年初,美团优选因在宁夏银川的丰树(银川)物流园违规建了冷库和冷棚,并且没有做二次消防的行为,被责令整改。

近期,美团优选宣布暂停北京地区的团购服务,由美团买菜替代成为美团 APP 北京市场的生鲜入口。关停西北地区和北京业务的另一层含义在于,美团的用户涨不动了。财报显示,一季度美团的年活用户为 6.93 亿,同比增长了 21.7%,但环比仅增加了 200 万,增速远低于去年同期。

虽然,一季度疫情下的 “居家效应” 让美团闪购和美团买菜数据大幅度提升,但却没有带来相应的爆发性增长。财报显示该业务的用户数和交易频次均大幅度增长,闪购的订单同比增加约 70%,而买菜的订单量同比增长 120%。相对而言,美团 “12 个月内交易用户数” 季度内增幅仅为 0.28%。


03

美团对手

发起猛攻

一方面是新业务持续拉升成本,盈利难题未解,另一方面,是美团正在面临主战场的 “攻守战”。

餐饮外卖赛道曾经一度是美团和饿了么的领地,随着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各互联网巨头纷纷开始插足餐饮外卖。2021 年,美团王兴首次在内部战略会上,提出了 “零售 + 科技” 的战略,直接威胁到了京东的核心业务区零售。

作为反击亦是业务发展需要,京东今年年初开始进一步发力本地生活服务,今年 3 月,京东在内部拆分了原零售 V 事业群,并成立同城业务部,聚焦家居、家政、本地生活等板块。

除了内部组织架构调整外,京东 8 年后卷土重来,再次尝试起了外卖业务。根据《晚点 LatePost》报道,近期京东将试在郑州等城市试点餐饮外卖业务,届时外卖商家将被引入到京东到家 APP,由达达负责配送。

业内人士分析称,京东此举和当年滴滴布局社区团购业务来狙击美团打车类似。

▲图:美团官微

京东之外,抖音从 2021 年初开始升级了同城界面,引入本地生活服务,上线了 “优惠团购” 功能,包含美食、酒旅等产品。最初以 “0 佣金” 政策吸引了不少商家入驻。近日,抖音在《2022 年生活服务软件服务费标准说明》中明确提到,从 6 月 1 日起对本地生活商家收取交易佣金,分行业费率从 2%~8% 不等。这意味着,抖音本地生活服务正式步入正轨。相较之下,根据美团 2021 年财报数据显示,美团外卖平台佣金率约为 4.1%。

面对坐拥日活 6 亿用户的抖音,美团的防御是布局 “美团直播助手”,但从市场认知和声量来看,无疑是一剂哑火。最新的消息是,抖音在进一步逼近美团 “腹地”,餐饮外卖。抖音近期正在尝试类似京东超市的自营业务,项目名为 “抖超送货上门”,在广州、深圳及杭州等城市试点。

作为美团最强的竞争对手,阿里对本地生活服务的业务重视程度也在增加,体现在去年三季度,阿里开始将生活服务写入财报。在新业务上仍未探索出盈利模式的美团,又在核心业务上受到了 “对手” 的冲击。

核心营收放缓,新业务持续亏损下,美团仍在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美团在财报中强调,自 2021 年战略升级以来,美团持续推进 “零售 + 科技”,除了大力投入零售电商业务,还持续加大了关键领域科技研发投入。其中关键领域科研指的就是无人配送车,而无人配送车落地导致研发费用增速的大幅提高。

财报显示,一季度,研发费用从 34.8 亿元上涨 40.3% 至 48.8 亿元,占收入的比例从 9.4% 上涨至 10.5%。

在 3 月份上海疫情期间,美团、阿里菜鸟、京东等研发的无人配送车成功初出圈。数百辆无人车穿梭在社区、街道、方舱医院等现场,负责基本生活物资配送、隔离场所消毒杀菌以及医疗废物运送等工作。

不过无人配送车当前最大的软肋在于成本高企。一辆无人车的成本低至 20 完,最贵接近 50 万。而相比之下,一名外卖员的人力成本要低至其 10%,无人配送车虽然是面向科技 + 的业务布局,但对于当下亟需增效降本的美团来说,并不能为其在短期内 “增效”。

在研发成本和 “增效” 效率方面,或许美团还需要算一笔更精明的账。更重要的是,外卖营收增长见顶、新业务持续亏损、研发费用几近成倍增长下,美团的现金流势必承压。

眼下,美团的业务生态尚未搭建起来,盈利模式仍未得到验证,内忧外患,敌人猛攻。王兴曾在 2022 年年初的内部会上,提出了一个假设,他表示,如果未来三年,美团没有任何收入,企业依然要维持运行,现金流情况会是怎样?眼下,这个问题,需要再做深度考虑和布局。

零态LT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