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不想等了
零态LT 2022-04-27 12:41:02 关注

作者:高心驰


急了。

时隔 5 个月,字节跳动(以下简称字节)再次迎来了一位新任 CFO,这也是字节成立以来的第二位 CFO。

4 月 25 日,在宣布字节 BU 化战略近半年以后,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宣布高准(Julie Gao)将加入字节跳动,担任首席财务官(CFO),主要办公地点位于中国香港和新加坡。这封内部信全文虽然仅 600 多字,但重要程度却不亚于半年前的组织架构调整。梁汝波在信中提到,Julie 作为一名资深律师,曾为多家科技公司提供包括上市、并购及融资等法律咨询服务。

种种迹象表明,尽管外部环境不容乐观,但字节对上市依然是十分渴望的。此次高准空降以后,字节上市谜团或将迎来终局。


01 两任 CFO 重新交汇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字节史上两位 CFO,高准和此前的周受资早已产生交集。

根据公开报道,周受资和高准相识多年。周担任 DST 中国区合伙人时期,就曾与高准在多起科技企业交易案有过合作。周受资和字节的渊源也始于 DST 时期,在字节最为困难的头条时期,也就是 2012~2013 年间,周受资推动了 DST 对字节的投资。

离开 DST,加入字节前,周受资曾在小米担任 CFO 一职,Base 在新加坡。周受资在小米期间备受关注的成绩是:推动小米上市,因此他也有了 “操盘小米港股上市” 的光环。在他的一手推动下,2018 年,小米在香港完成上市。这一成绩背后同样有高准的参与。作为资深律师的她,当时主要为小米上市提供企业法律服务。根据瑞恩资本的记录,在 2018 年小米 IPO 之时,背后共有 5 家律师团队,其中就有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世达),高准是其主要负责人之一。

小米的上市可谓一波三折,周受资跟高准在这段时期曾并肩奋斗了一段艰苦卓绝的岁月。

2018 年 1 月 13 日,在准备小米上市时,周受资发了一条微博,“我特别喜欢我们内部的一张图。” 下面的配图上有一句话,“未来一年,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财经作家范海涛在书中这样记录,“他只记得,每个周六周日都在办公室里,和财务、法务、公关团队以及一众投行、律所等机构一起反复修改招股说明书。”

相比于周受资在 DST 的丰富经历,深度参与了阿里、京东、小米等项目的投资,以及后来推动小米上市的耀眼成绩。字节这位新任 CFO——高准虽然未曾成为某家大公司的上市推手,却也深度参与了多家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上市。

除了为小米上市提供法律支持,在 2018 年中概股赴美、赴港上市热潮中,高准团队经手的企业还包括美团、拼多多、爱奇艺、蔚来汽车等,融资总额超过 200 亿美元。当时的统计显示,高准所在的世达拥有的客户包括了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前 20 大公司中 17 家(按市值排名)。

翻开高准的履历,这位上海女学霸的经历让人不禁拍案。学生时期,高准先后获得了北京大学法学学士、阿拉巴马大学社会学硕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博士。2009 年,高准加入世达担任合伙人。在加入字节前,她已经成为这家顶尖律所的全球管理机构政策委员会成员。

而在加入字节后,作为 CFO,高准将成为抖音一号位张楠以外,唯一向梁汝波汇报的女高管。

02 字节上市之 “谜”

一年前,字节迎来成立以来的首任 CFO,随后引发外界对字节上市的诸多猜想。直到 2021 年 11 月的组织架构调整中,周受资不再兼任字节跳动 CFO。随着高准加入,字节能否上市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据 36 氪从接近字节的人士获悉消息称,字节或抖音可能重启 IPO 进程。

字节上市的消息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8 年,此后随着周受资空降成为 CFO,相关消息和传闻开始达到高潮。关于字节上市,最初的消息是 “美股还是港股,字节最终会花落谁家” 的争论,而后随着科创板的出现,字节上市有了更多可能性。

2019 年 2 月,有消息人士称字节或将登陆科创板,称相关部门已经联系了字节,希望其在科创板上市。不过这一消息很快遭到字节方面的否认。2020 年,有传言称字节可能寻求旗下抖音相关业务独立上市。当年 10 月,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字节正考虑抖音业务单独在香港上市,高盛等多家投行曾与字节沟通承销事宜。就此,字节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但还没有最终确定。

此后,随着地缘政治等不确定性以及监管环境的变化,这些猜测和传闻最后也无疾而终。

2021 年 3 月 24 日,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宣告了周受资的加入,这家成立近十年的公司由此迎来它的第一位 CFO。由于周此前操盘小米上市颇为外界津津乐道,且为字节的首任 CFO。外界对于字节上市有了更多猜想。当时,快手恰巧刚刚登陆港交所,成为 “短视频第一股”。这让周受资加盟字节受到更多关注,行业将字节的这一动作看作上市前兆。

不过,2021 年 4 月 23 日,字节在官方头条号回应称,“经过认真研究,认为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一周后,周受资同时兼任了 TikTok CEO。半个多月后,张一鸣卸任 CEO 一职,将上市这一难题留给了他的继任者。

2021 年 10 月,有消息称字节 IPO 或推迟到 2022 年年底。但一个月后,梁汝波发布了字节跳动组织架构调整内部信,提到周受资不再担任 CFO,公司财务部将直接向梁汝波汇报,这被外界视为字节短期不再上市的信号。

直到现在,字节再次迎来了一位空降 CFO。

03 TikTok 或单独上市

作为一家以 “全球化” 为目标的公司,字节的发展始终受到外部环境影响。

2020 年 10 月,由于 TikTok 在美国受到制裁,张一鸣以及字节就受到国内舆论的诸多压力。同时,TikTok 也遭遇了一波三折的换帅之路,空降了一位中年白人男性凯文·梅耶尔担任 CEO。

为了说服梅耶尔加入,张一鸣还任命其为字节全球 COO,兼管字节的海外职能部门。但或许是风险超出预期,梅耶尔仅在字节任职了短短 3 个月。梅耶尔离职后,现任 TikTok COO 瓦妮莎•帕帕斯曾暂代过 CEO 管理职责,直到周受资在去年 5 月接过这一职位,但随后的 11 月,周受资卸任 CFO 的消息让外界对其带领 TikTok 上市的期待落空。

而今,随着高准的加入,两人或将再度搭档,带领 TikTok 完成上市计划。根据梁汝波在内部信中的披露,高准和周受资会在新加坡一起办公。

一个巧合的事情是,高准与字节的结缘也和 TikTok 有着密切关系。梁汝波在内部信中提到,2016 年以来,高准已经与字节收购和融资项目进行多次合作。

2017 年收购 Musical.ly 是字节完成短视频布局的关键一环。公开报道显示,Musical.ly 最初目标是 Facebook,其后快手、腾讯等多家公司都曾有过要约意向,但最终被字节收入囊中,这一投资成为字节回报率最高的一笔买卖。而这笔交易的法律服务正是由高准参与提供。在此以后,高准还参与了沐瞳游戏的收购以及字节多轮私募股权融资工作。

跟周受资一样,这位新晋的女性 CFO 不仅业务能力一流,也足够勤奋。高准非常喜欢一本名为《Outliers:The Story of Success(不寻常人的成功故事)》,这本书中有一句经典语录,“一个人要想真正精通一个领域,天赋之外,还必须投入大概 1 万小时的有效训练。”

在高准刚从美国回来的那几年,为了跟上中国互联网的高速发展,高准几乎做到了这样的投入。“这十几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电脑和黑莓手机超过 24 小时,包括休产假期间。” 这位让人钦佩的女性曾这样形容自己。

早在周受资兼任 TikTok CEO 时,就有很多声音认为,同时兼任 CFO 的周受资或将带领 TikTok 登陆港交所,完成他人生一块新的拼图。而在此前,也有 TikTok 启动 IPO 的消息,但事情并未按外界预想的方向发展。如今,高准的加入或将帮助周受资达成这一目标,字节也许很快就会迎来属于它的第一个 IPO。




零态LT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