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手撕的以岭药业,未来成长点在哪?
零态LT 2022-04-18 09:42:54 关注

作者|张尧

以岭药业惨遭 “做空”。

2022 年 4 月 14 日中午,王思聪在微博转发了一条有关质疑连花清瘟是否被世卫组织推荐的消息,并配文称,“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虽然微博发布一小时后,王思聪就主动删除了上述言论,但随着舆论的发酵,4 月 15 日,连花清瘟的运营主体以岭药业还是在盘中触及跌停,收盘价为 35.99 元/股,跌幅达 10%,当日市值蒸发 67 亿元。

针对王思聪的质疑,4 月 14 日下午,以岭药业证券部工作人员对《银柿财经》表示,“关于微博上所传的消息,请指出具体的问题与源头。不能因为王思聪三个字,就随意提出疑问。”

或许是因为这样一份答复并没有止住股价的下跌,4 月 16 日,以岭药业官方再一次站出来,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 ‘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

诚然,以岭药业官方从未正面宣传 “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但疫情以来,连花清瘟给以岭药业带来的利好,或许也很难让后者再 “佛系” 地对待前者。

01

股价走低背后

创立之初,以岭药业主要聚焦的是心脑血管疾病。

界面新闻曾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心血管与糖尿病专业读研究生的吴以岭发现虫类药在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方面有不错的效果,因而打造了一个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独特处方——“通心络”。

手握 “济世悬壶” 的吴以岭于 1992 年成立了以岭药业的前身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并同步开启了 “通心络” 的变现之路。

虽然此后以岭药业也曾打造参松养心胶囊、养正消积胶囊等产品,但是疫情前,“通心络” 一直都称得上是以岭药业的当家花旦。

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2008 年~2011 年,以岭药业来自 “通心络” 为代表的心脑血管类业务营收分别为 6.4 亿元、7.17 亿元和 9.21 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 68%、44% 和 56%。

这一情况到了 2019 年也没有大的改变,当年以岭药业来自心脑血管类业务营收为 30.96 亿元,占营收的 53.15%。

结合股票市场来看,以岭药业于 2011 年 7 月上市,发行价为 12.97 元/股,2019 年末的股价仅为 8 元/股左右。如果没有 2015 年的大牛市,以岭药业的股价长期处于低位。但 2003 年,以岭药业的一个品类扩张,却为本文开头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02

“网红” 连花清瘟

维基百科记载,2003 年 “非典” 时期,因看到了市场缺口,“吴以岭院士带领团队以络病理论,仅仅用了 15 天就开发出来了连花清瘟胶囊。” 不过遗憾的是,直到 2004 年 5 月,连花清瘟胶囊才获准生产上市。

虽然连花清瘟上市后成为感冒药市场的 “常客”,但是其并没有成为以岭药业的营收支柱。财报数据显示,2016 年~2019 年,以岭药业来自感冒类业务的营收分别为 7.39 亿元、6.51 亿元、12.05 亿元和 30.96 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 19.37%、15.96%、25.03% 和 29.24%。

随着疫情爆发,连花清瘟以及背后的以岭药业才迎来了 “第二春”。2020 年 4 月 12 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在原获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 的新适应症。

2020 年 5 月 6 日,中国青年网援引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的消息称,有充足证据证明连花清瘟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此外,钟南山还透露,“刚刚做完一个实验,结果很快就要发表了,第一次在世界上用非常充足的证据证实连花清瘟有效,能帮助病人恢复。”

得到权威机构、人士背书的连花清瘟一举成为市场的宠儿。

新浪财经发布的数据显示,在疫情肆虐的 2020 年上半年,连花清瘟产品在公立医院市场中成药感冒用药销售排名第一,占据了 37.9% 的市场份额。

从财报我们也能感受到连花清瘟的热销。2020 年,以岭药业的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呼吸系统类业务营收为 42.56 亿元,同比增长 149.89%,营收占比达 48.46%。作为对比,以岭药业心脑血管类业务的营收 34.47 亿元,仅同比增长 11.31%,营收占比为 39.24%。

与此同时,以岭药业的股价也开始 “逆袭”,从 2020 年初的 8 元/股左右,一路上涨至 2022 年 4 月初的最高 40 元/股左右,一年左右时间,股价翻了近五倍。

事实上,由于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特殊压力,不止拥有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在资本市场风光无量,其他拥有相关产品的企业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2022 年 3 月 9 日,中国医药官宣已与辉瑞公司签订协议,将负责辉瑞新冠病毒治疗药物 PAXLOVID 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商业运营。受此利好消息影响,3 月 10 日,中国医药开盘一字涨停,报 19.03 元/股,股价上涨 10%。

但是与中国医药不同的是,由于股价一直低迷,好不容易找到连花清瘟这个好素材的以岭药业,却存在一定的 “炒作” 嫌疑。

根据王思聪转发的 “睡前消息编辑部” 的消息来看,河北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在《植物医学》发表连花清瘟防疫论文的时候,并未提及自己和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存在女婿关系。

并且从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来看,目前只能确定的是,世界卫生组织中有部分中国专家,建议使用传统中医药对付新冠疫情,并不能说 “世卫组织支持中药治新冠”。

虽然以岭药业也公开表示 “从未正面宣传 ‘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但却没有公开回应贾振华与吴以岭的关系,以及涉嫌间接炒作的质疑。


03

以岭药业成长性如何

以岭药业目前备受质疑,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短期的 “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 话题,但更重要的,想必还是要回到成长性上。

透过前文不难发现,以岭药业在资本市场引人侧目,是由于疫情这个 “黑天鹅”。其实从侧面昭示了以岭药业在资本市场的成绩并不具有绝对的延续性。

2022 年 3 月 1 日,在清华大学与布鲁金斯学会联合举办的 “快速复苏的正轨:中美新冠疫情防控与治疗合作” 论坛论坛上,在谈及 “什么时候能够回到正常” 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我们会进入到一个跟此前的 ‘正常’ 相当接近的状态,也许明年夏天可以达到这个阶段。”

事实上,历史已经给我们答案。官方资料显示,2009 年甲流疫情蔓延时,连花清瘟胶囊的销量达到了 13.82 亿粒,同比增长 685.22%。然而随着疫情退散,连花清瘟胶囊的需求也随之走低,2010 年销量仅为 2.01 亿粒,同比下跌 85.45%。

当然,随着中国老龄人数的增长,人均寿命的增加,心脑血管疾病所培育的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还大有作为。

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发布的《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显示,中国各类心血管疾病的患病率还处于持续上升阶段。2019 年,各类心血管疾病的患病人数为 3.3 亿。作为对比,2016 年,这一数字还仅为 2.9 亿。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心脑血管疾病一方面是不同于新冠疫情的慢性病,另一方面,作为行业的头部企业,以岭药业在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一直有不错的收益。财报显示,2018 年~2020 年,以岭药业心脑血管类业务的营收增速分别为 10.39% 和 11.31%。这一增速其实超过了中国各类心血管疾病的患病率 4.4% 的复合年增长率。

耐人寻味的是,深交所披露的数据显示,在以岭药业股价一路高升的 2020 年初,吴以岭家族以及其他高管,合计减持 1684 万股,累计套现约 3 亿元。这到底是套现离场,还是为公司的发展换取资金,我们不得而知。

对于现阶段的以岭药业来说,连花清瘟固然重要,但也不要过于看重连花清瘟,资本市场可不喜欢 “裸泳”。

零态LT
0
0